NBA篮球赔率 > 热销汽车 > 汽车界呼吁改革管理机制,政府管理体制遭诟病

汽车界呼吁改革管理机制,政府管理体制遭诟病

2019/11/25 18:59

“政府需要纠正长期的错误观念,不要总认为自己比企业和市场更聪明,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是更适应市场的产品,事实证明我们的主管部门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在《2015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报告》发布现场,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如此表示。

“汽车行业管理体制改革要解决三个问题:准入、退出、创新”,刘世锦认为,汽车行业的发展不仅仅是数量增长,更最重要的是结构调整、质量提升、竞争力提高,包括车型调整、新能源汽车运用、互联网普及等等。

汽车界呼吁改革管理机制:已到非改不可地步

2015-10-08 08:33出处:中国青年报 [转载]责编:石腾

随着改革的深入,“简政放权”正越来越多地成为现实。不过“证明我妈是我妈”、“证明我是我”等奇葩事件前段时间又复发,在引人一笑的同时也让人感慨,深化改革的任务依然艰巨。

普通人如此,体量庞大的汽车产业就更是“大有大的难处”了。这不,在近日举行的《2015中国汽车产业发展蓝皮书》发布会上,来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的专家学者以及车企代表都不约而同地痛陈旧疾,呼唤在汽车产业的管理机制等多方面进行改革。

2015年,中国汽车消费市场首次出现“负增长”现象,这让不少车企如临大敌,不少业内人士也纷纷唱衰中国车市。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博士表达了自己的不同观点。

这位老专家曾在入世时一片“狼来了”的恐慌中准确预测了自主品牌增长期,今天的他仍对中国车市保持乐观。“这十几年疯长的情形肯定一去不复返,但我判断中国汽车的年产销量还远没有达到峰值,合理的产销量应该是目前的两倍左右。”

“目前形势下,中国汽车行业可能会重新洗牌。其实车企间的优胜劣汰是好事,但在这一过程中也会面临跨所有制兼并等挑战,所以汽车行业的管理体制 应尽早改革。正如前不久中央会议指出的那样,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刘世锦认为,中国汽车产业要想继续发展,除了技术创新,更需要进 行管理体制上的创新。

不仅是刘世锦,《2015中国汽车产业发展蓝皮书》编委会的其他两位顾问付于武和张绥新也为国内的车企“击鼓鸣冤”,认为目前陈旧的管理体制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付于武已年逾古稀,谈及国内汽车产业管理体系中的种种弊病时,付老激动地说道:“有些不合理的政策、管理思路就是给企业上了一个多余的‘紧箍咒’,会让企业丧失活力。”

作为《2015中国汽车产业发展蓝皮书》编着方中唯一的车企代表,大众汽车集团执行副总裁张绥新对此深有同感:“比方说我们想在某地新建厂房扩 产,居然要先去花大量资金并购一家当地的空壳企业。”张绥新认为,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往往是企业深恶痛绝,但又无可奈何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石耀东今年主要负责蓝皮书的主题研究,他坦言,车市出现的种种不利变化使他们更加关注管理体制改革。 “今年的蓝皮书以产业的管理体制改革、创新作为突破口,一方面是因为管理体制中的很多问题一直没解决;另一方面,如今汽车产业陷入困境时,更需要通过管理 体制创新来释放新活力。”

人们常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实践”,今年复杂的市场形势使汽车产业管理体制的改革变得迫切。作为“中国制造2025”的重要部分,汽车产业理应更快地进行“简政放权”等一系列管理体制改革。

不管是车企“击鼓鸣冤”也好,专家“路见不平”也罢,刘世锦的一番话仍发人深省:“过去政府总认为自己比市场、企业更聪明,事实已经证明这不对。”

从今年年初开始,整个中国汽车消费市场低迷已经成行业共识。今年6月的汽车产销数据更是同比自2008年12月以来第一次呈现双下降。“微增长”时代的到来不仅给企业和经销商带来空前的压力,也倒逼着政府改革管理体制,释放改革红利。

“我个人认为汽车行业发展前景乐观。从峰值期来讲,汽车行业峰值期很有可能在现有2400万辆的基础上实现翻番,我们测算过汽车行业年产量的峰值将在2018年到2020年左右出现,目前来说汽车行业的发展空间非常大”,刘世锦表示。

图片 1

“我们目前的管理体制,仍是延续计划经济时代所惯用的思路和方法”,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在日前举行的《2015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报告》(2015汽车蓝皮书)发布会上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

微增长时代的体制变革

“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此有明确的阐述,最重要就是让市场在汽车行业发展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也要发挥相应的作用,但这么做是为了让市场更好地发挥作用”。

汽车行业一直是政府管制比较严格的领域,高门槛的准入政策、限制广泛的条条框框都制约着车企的发展。这在十年前,对于弱小的中国汽车工业而言,政府的保护和限制确实对汽车产业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图片 2

而如今,中国汽车市场已经跃升至全球第一大汽车消费市场。“产业发展到今天,没有什么比释放生产力、市场活力更重要的事情。”中国汽车工程协会副秘书长付于武(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认为这是一个产业发展的必然结果。由于产业形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此迫切的需要改革。

刘世锦表示:“十八大以来,不断深化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为中国汽车产业管理体制提供了顶层设计和总体遵循,汽车产业管理体制是经济体制在汽车产业的具体投射。同时,要从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的需求出发,综合考虑资源、能源、环境地约束,以及新一轮技术和产业革命的影响,明确汽车产业的中长期发展目标,在深化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加快推进汽车产业管理体制改革”。

当然,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体制改革如此重要,行业对其需求如此的迫切,相对而言其阻力也会越大、触及利益的复杂也是空前的。刘世锦认为,目前汽车行业管理体制改革大概要解决三个问题:准入、退出和创新的问题。

“汽车行业管理体制改革要解决三个问题:准入、退出、创新”,刘世锦认为。

为互联网汽车企业“正名”

中国汽车产业在经历了十几年的高速增长后,今年7月出现了负增长,曾经的两位数,甚至是50%的高增长时代就此过去。

谈到准入问题,相信企业有很多苦水要吐。

刘世锦表示,增速地放缓,将导致汽车行业逐步出现分化、洗牌、重组。目前,汽车行业的产能过剩现象凸显,3-5年后,企业数量将会减少,市场竞争力进一步增强。“对于一些竞争力弱的企业,该关门就关门,该破产就破产,该重组就重组,资源要实现重新配置”。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如果要在异地投资建厂,除了需要经过国家政府机关的层层批准和备案,还需要斥巨资购买一个所谓壳资源,即已经破产、不存在的,但是有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像这样问题在实践中依旧存在。”大众汽车集团执行副总裁 张绥新博士如是说。

说到准入问题,刘世锦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三中全会已提出负面清单的准入办法,即政府列出禁止和限制进入的行业、领域、业务等清单,清单之外的领域都可以自由进入,即所谓“法无禁止即可为”。

除了传统的汽车行业的企业外,准入问题对于近两年大热的“互联网+”的企业的限制更加突出。未来汽车将会是一种跨界产品,如果能够通过鼓励汽车行业之外的创新企业准入,就可能会带来颠覆性的技术突破。

那么,汽车产业是否也可采用负面清单的准入办法?企业的生产、投资、建厂、兼并等都可以交给市场、交给企业,让它们从各自实际情况出发做出决策。刘世锦认为,政府不要指定技术路线,而要从宏观经济出发,把握节能、环保、安全等重大问题即可。

刘世锦认为“这些创新有些可能属于汽车行业+互联网,更多可能还是互联网+汽车行业。而目前的汽车行业政府管理体制并没有提供这样的机会和空间。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就会影响中国汽车行业未来的发展。”

刘世锦表示,汽车行业是竞争充分的耐用消费品行业。从创新的角度来讲,应该培育鼓励创新的机制。过去的汽车行业器械制造部分占的比重较大,而现在电子部分所占的比重则越来越大。未来,汽车将会是一种跨界产品,如果能够通过鼓励汽车行业之外的创新企业准入,就可能会带来颠覆性的技术突破。

他进一步举例阐释,像滴滴打车和Uber这样创新的产品出现之后,因其属于“替代性”创新,对传统行业冲击很大甚至是毁灭性的打击,以致于政府的态度很暧昧不清,“既不能明确支持,又无法不去顺应市场潮流”。他希望政府能够有足够的智慧去权衡利益,用改革和发展的办法解决问题。

这些创新有些可能属于汽车行业加互联网,更多可能还是互联网加汽车行业。而目前的汽车行业政府管理体制并没有提供这样的机会和空间。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就会影响中国汽车行业未来的发展。

标准法规滞后 监管不力

汽车行业的发展不仅仅是数量增长,更最重要的是结构调整、质量提升、竞争力提高,包括车型调整、新能源汽车运用、互联网普及等等。

目前通过相关政府部门去制定的所有标准,都存在两个最大的问题:第一,标准制定的过程非常慢,而且经常会出现标准严重落后的情况。第二,产品认证过多,政府机关过度重视事前管理。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企业一旦取得认证后边的执行缺乏监管。

“我个人认为汽车行业发展前景乐观。从峰值期来讲,汽车行业峰值期很有可能在现有2400万辆的基础上实现翻番,我们测算过汽车行业年产量的峰值将在2018年到2020年左右出现,目前来说汽车行业的发展空间非常大”,刘世锦表示。

以新能源充电标准为例,原先预计于8月出台的充电国标,因电网企业、电动车企业、电动车主以及充电桩企业等各方在某些关键技术问题上仍未达成一致,将推迟至年底左右正式公布。

现行的电动车充电国家统一标准2012年才开始正式实施,标准制定中还有许多细节问题未限制到底,加之市场上各类充电产品的一致性不够高,不同电动汽车和不同充电桩无法实现互联互通。

中国汽车产量峰值或2020年出现

微增长时期的到来,虽然会带来竞争的加剧、优胜劣汰、兼并重组,但这并不意味着车企不再盈利,无法存活。汽车行业的发展不仅仅是数量的增长,更重要的是结构调整、质量提升、竞争力提高,包括车型的调整、新能源汽车运用、互联网普及等等。

但结构调整和体制改革并不意味着汽车行业在短期内会走向衰退,刘世锦预计汽车行业峰值期很有可能在现有年产销2,400万的基础上实现翻番,“我们测算过汽车行业年产量的峰值将在2018年到2020年左右出现,目前来说汽车行业的发展空间非常大。”

上一篇:您知道吗,补漆打蜡要暂缓 下一篇:强化零部件企业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