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篮球赔率 > 车型图片 > 政府管理体制遭诟病,刘世锦谈体制改革

政府管理体制遭诟病,刘世锦谈体制改革

2019/11/25 18:59

“汽车行业管理体制改革要解决三个问题:准入、退出、创新”,刘世锦认为,汽车行业的发展不仅仅是数量增长,更最重要的是结构调整、质量提升、竞争力提高,包括车型调整、新能源汽车运用、互联网普及等等。

“政府需要纠正长期的错误观念,不要总认为自己比企业和市场更聪明,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是更适应市场的产品,事实证明我们的主管部门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在《2015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报告》发布现场,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如此表示。

产业管理体制求变:汽车准入可建立负面清单

2015-09-01 08:29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 [转载]责编:石腾

新常态下,中国汽车产业的管理体制是否需要改革?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付于武给出了肯定答案。

8月31日,在《2015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报告》(以下简称2015汽车蓝皮书)发布会上,付于武说,我国汽车产业在准入和监管制度上一直沿用老办法,是不合时宜的,汽车产业形态的巨大变化需要在政策设计上做出改变。

“中 国汽车产业管理体制几十年来的持续完善,对推动汽车产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但同时也暴露出很多新老问题。当前,作为新一代工业革命的先导和引领性产 业,汽车产业正面临革命性、颠覆性的变化。所有这些变化,都要求汽车产业管理体制进行适应性的甚至是预期性的改革调整,以促进中国汽车产业的持续健康发 展。”付于武说。

付于武的观点得到了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的认同。刘世锦认为,在现阶段中国市场表现萎靡的情况下,改革的必要性需要进一步加强,而且汽车行业改革要解决准入、退出、如何适应创新形势等问题。

中国汽车产业发展62年来,经历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和本世纪初的高速增长,但国家现行的汽车产业管理体系的种种不适应也开始逐步显露。汽车领域法律体系不完善、管理部门职能交叉重叠,管理手段和方式不适应市场经济发展需要等问题已经对产业的可持续发展造成影响。

“现在是一个创新的时代,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动化时代的到来,汽车产品形态发生巨大变化,还延续老一套管理办法,不提倡、不支持这种科技创新,汽车产业是走不下去的。”付于武称。

当 前,创新型企业有进入汽车市场的强烈诉求,行业也呼唤这些新生力量进入,但汽车行业的准入政策依然在沿用老办法。大众汽车集团执行副总裁张绥新举 例,当前在异地建立一个汽车工厂,仍要根据相关要求,花几亿元买“壳资源”。这些已经破产但有生产资质的企业,有关部门想把它们拿掉又拿不掉,现在只能让 企业花钱买单。

对此,刘世锦建议,在准入问题上,汽车行业可以建立负面清单,把不能干的事情说清楚,这样其他没有涉及的事情都可以做。

“从行业内部来讲,生产什么、投资什么、生产多少、投资多少、到什么地方生产、到什么地方投资,包括谁兼并谁,这些问题是不是都可以交给市场,交给企业,让他们从各自实际情况出发做出决策?政府把节能环保、安全这些事情管好就可以了。”刘世锦说。

此外,对于国内汽车标准的制定工作,张绥新认为目前存在两大问题:一是标准制定的过程非常慢,经常会出现标准严重落后的情况;二是整个认证体系需要进行改革。

针对上述问题,此次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和大众汽车集团联合编着的“2015汽车蓝皮书”,对我国汽车产业管理体制改革的主要措施进行了详细的阐释。

该 蓝皮书倡导,在深化投资管理制度改革,构建以企业为主体、与产业属性和国家战略相一致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制度的具体措施中,规定确立企业投资主体地位,消 除不必要的内资准入门槛,随着我国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谁生产、生产什么、如何生产”的自主权由企业自己来决定。

此外,“2015汽车蓝皮书”提出的改革措施还包括,完善以形式认证为核心的产品管理制度,推动汽车产品由事前管理向事中、事后管理转变,完善市场监管制度,加强市场监管能力建设等多项措施,试图通过分析当前问题,对我国汽车产业政府管理能效提出启示性建议。

“我个人认为汽车行业发展前景乐观。从峰值期来讲,汽车行业峰值期很有可能在现有2400万辆的基础上实现翻番,我们测算过汽车行业年产量的峰值将在2018年到2020年左右出现,目前来说汽车行业的发展空间非常大”,刘世锦表示。

从今年年初开始,整个中国汽车消费市场低迷已经成行业共识。今年6月的汽车产销数据更是同比自2008年12月以来第一次呈现双下降。“微增长”时代的到来不仅给企业和经销商带来空前的压力,也倒逼着政府改革管理体制,释放改革红利。

“我们目前的管理体制,仍是延续计划经济时代所惯用的思路和方法”,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在日前举行的《2015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报告》(2015汽车蓝皮书)发布会上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

图片 1

“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此有明确的阐述,最重要就是让市场在汽车行业发展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也要发挥相应的作用,但这么做是为了让市场更好地发挥作用”。

微增长时代的体制变革

图片 2

汽车行业一直是政府管制比较严格的领域,高门槛的准入政策、限制广泛的条条框框都制约着车企的发展。这在十年前,对于弱小的中国汽车工业而言,政府的保护和限制确实对汽车产业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刘世锦表示:“十八大以来,不断深化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为中国汽车产业管理体制提供了顶层设计和总体遵循,汽车产业管理体制是经济体制在汽车产业的具体投射。同时,要从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的需求出发,综合考虑资源、能源、环境地约束,以及新一轮技术和产业革命的影响,明确汽车产业的中长期发展目标,在深化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加快推进汽车产业管理体制改革”。

而如今,中国汽车市场已经跃升至全球第一大汽车消费市场。“产业发展到今天,没有什么比释放生产力、市场活力更重要的事情。”中国汽车工程协会副秘书长付于武(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认为这是一个产业发展的必然结果。由于产业形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此迫切的需要改革。

“汽车行业管理体制改革要解决三个问题:准入、退出、创新”,刘世锦认为。

当然,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体制改革如此重要,行业对其需求如此的迫切,相对而言其阻力也会越大、触及利益的复杂也是空前的。刘世锦认为,目前汽车行业管理体制改革大概要解决三个问题:准入、退出和创新的问题。

中国汽车产业在经历了十几年的高速增长后,今年7月出现了负增长,曾经的两位数,甚至是50%的高增长时代就此过去。

为互联网汽车企业“正名”

刘世锦表示,增速地放缓,将导致汽车行业逐步出现分化、洗牌、重组。目前,汽车行业的产能过剩现象凸显,3-5年后,企业数量将会减少,市场竞争力进一步增强。“对于一些竞争力弱的企业,该关门就关门,该破产就破产,该重组就重组,资源要实现重新配置”。

谈到准入问题,相信企业有很多苦水要吐。

说到准入问题,刘世锦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三中全会已提出负面清单的准入办法,即政府列出禁止和限制进入的行业、领域、业务等清单,清单之外的领域都可以自由进入,即所谓“法无禁止即可为”。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如果要在异地投资建厂,除了需要经过国家政府机关的层层批准和备案,还需要斥巨资购买一个所谓壳资源,即已经破产、不存在的,但是有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像这样问题在实践中依旧存在。”大众汽车集团执行副总裁 张绥新博士如是说。

那么,汽车产业是否也可采用负面清单的准入办法?企业的生产、投资、建厂、兼并等都可以交给市场、交给企业,让它们从各自实际情况出发做出决策。刘世锦认为,政府不要指定技术路线,而要从宏观经济出发,把握节能、环保、安全等重大问题即可。

除了传统的汽车行业的企业外,准入问题对于近两年大热的“互联网+”的企业的限制更加突出。未来汽车将会是一种跨界产品,如果能够通过鼓励汽车行业之外的创新企业准入,就可能会带来颠覆性的技术突破。

刘世锦表示,汽车行业是竞争充分的耐用消费品行业。从创新的角度来讲,应该培育鼓励创新的机制。过去的汽车行业器械制造部分占的比重较大,而现在电子部分所占的比重则越来越大。未来,汽车将会是一种跨界产品,如果能够通过鼓励汽车行业之外的创新企业准入,就可能会带来颠覆性的技术突破。

刘世锦认为“这些创新有些可能属于汽车行业+互联网,更多可能还是互联网+汽车行业。而目前的汽车行业政府管理体制并没有提供这样的机会和空间。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就会影响中国汽车行业未来的发展。”

这些创新有些可能属于汽车行业加互联网,更多可能还是互联网加汽车行业。而目前的汽车行业政府管理体制并没有提供这样的机会和空间。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就会影响中国汽车行业未来的发展。

他进一步举例阐释,像滴滴打车和Uber这样创新的产品出现之后,因其属于“替代性”创新,对传统行业冲击很大甚至是毁灭性的打击,以致于政府的态度很暧昧不清,“既不能明确支持,又无法不去顺应市场潮流”。他希望政府能够有足够的智慧去权衡利益,用改革和发展的办法解决问题。

汽车行业的发展不仅仅是数量增长,更最重要的是结构调整、质量提升、竞争力提高,包括车型调整、新能源汽车运用、互联网普及等等。

标准法规滞后 监管不力

“我个人认为汽车行业发展前景乐观。从峰值期来讲,汽车行业峰值期很有可能在现有2400万辆的基础上实现翻番,我们测算过汽车行业年产量的峰值将在2018年到2020年左右出现,目前来说汽车行业的发展空间非常大”,刘世锦表示。

目前通过相关政府部门去制定的所有标准,都存在两个最大的问题:第一,标准制定的过程非常慢,而且经常会出现标准严重落后的情况。第二,产品认证过多,政府机关过度重视事前管理。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企业一旦取得认证后边的执行缺乏监管。

以新能源充电标准为例,原先预计于8月出台的充电国标,因电网企业、电动车企业、电动车主以及充电桩企业等各方在某些关键技术问题上仍未达成一致,将推迟至年底左右正式公布。

现行的电动车充电国家统一标准2012年才开始正式实施,标准制定中还有许多细节问题未限制到底,加之市场上各类充电产品的一致性不够高,不同电动汽车和不同充电桩无法实现互联互通。

中国汽车产量峰值或2020年出现

微增长时期的到来,虽然会带来竞争的加剧、优胜劣汰、兼并重组,但这并不意味着车企不再盈利,无法存活。汽车行业的发展不仅仅是数量的增长,更重要的是结构调整、质量提升、竞争力提高,包括车型的调整、新能源汽车运用、互联网普及等等。

但结构调整和体制改革并不意味着汽车行业在短期内会走向衰退,刘世锦预计汽车行业峰值期很有可能在现有年产销2,400万的基础上实现翻番,“我们测算过汽车行业年产量的峰值将在2018年到2020年左右出现,目前来说汽车行业的发展空间非常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